2021年5月14日星期五

如何面对中国的传统文明和儒家主义? ——建议华人基督徒和教会持守的七项基本原则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首发: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    20210514

 

如何面对中国的传统文明和儒家主义?

——建议华人基督徒和教会持守的七项基本原则

 

“关注学术使命”微信群

 

        《使徒行传》4:12 教导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提摩太前书》2:5 强调说:“因为只有一位上帝,在上帝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

        如果我们承认《圣经》作为上帝特殊启示的唯一性和绝对权威性,相信犹太基督教信仰的终极真理性,臣服于圣而公之教会的属灵权柄,那么,面对中国的传统文明和传统文化的复辟而导致崛起的“儒家主义”,就容易达成下列的共识,作为本群的基本认知原则,并一同警惕传统文明文化对基督教信仰(神学)的异化和自由主义化。

       这种对非犹太基督教文明的传统复辟,完全是错误的道路,正如主耶稣基督教导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上帝的国。”华人的性情心理、精神文明、民族身份和国家形态,必须甘愿在十字架上受死,然后才能在主耶稣基督里重生,别无选择。

        如果你无法完全同意这些建议性的原则,也请尽量尊重,从而避免在群内因触及观点边界而出现敏感的表达。

 

一、面对中国传统的宗教文明

       1、从基督教的信仰角度:中国的儒释道三大宗教和民间宗教,完全是上帝所反对的异教,与犹太基督教之间属于敌我阵营的关系。这是信仰的原则和属灵立场,不可有任何的含糊和妥协,且要竭力避免属灵的污染和左派自由主义的侵蚀。根据耶稣的教导,判断宗教(等思想体系)之树,不能只看枝叶是否茂盛美观,而是要鉴别人性生命和文明的果实好坏。

       2、从基督教的学术角度:儒、释、道的哲学体系,有值得研究甚至欣赏的局部和片段,包括知识见解、概念名称、论证方式,甚至认识论。然而,基督教的哲学(神学)体系与这三家体系之间,并无交集,因此要保持与儒学、佛学和道学的不同研究视角和方法论,学术体系界限分明,避免任何形式的混合和异化。

   3、从基督教的属灵角度:对于儒释道和民间宗教延伸出来的一些气功、健身、静坐、冥想、灵修、默观、心理辅导,等等变相之术,类似于西方的“新纪元运动”,虽脱掉了宗教的外衣,但是在灵界、精神和心理层面,仍然属于《圣经》所谴责的邪术,因此要高度警惕并抵制。基督教的灵修传统,属于截然不同的操练体系和灵界背景。

 

二、面对中国传统的世俗文明

       1、先秦的六家主要学说,包括儒家和道教,连同法家、墨家、名家,甚至阴阳学派,虽然普遍具有形而上学的、抽象的超自然“帽子”,但是当时尚未发展成为宗教,基本上还属于构建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三观)的哲学、政治、法律、自然原理、伦理、道德的世俗思想体系。中国先秦学术的百家争鸣,汉唐时期的政府、民族和个人在世俗领域的杰出成就、理想和精神,有值得借鉴的方面。

       这些体系具备一定程度的客观真理性,其中与《圣经》教导类似的伦理道德等哲学部分,可以视为上帝给全人类的一般启示(普遍启示),属于普世人性和良知文明的成果(一般恩典,普遍恩典)。当然,这些体系中也有严重错误和误导的部分,包括忽视理性逻辑,文意强而哲理弱,对人的不尊重和人性的捆绑,攀附权贵,腐朽虚假,而且这些体系普遍缺乏西方学术的科学性——尤其是缺乏古希腊哲学的逻辑严谨、理性思辨的认识论,因此已经属于落后文明,无法适应当今西方科技文明所主导的社会尤其是教育体系。

       可以这样换位思考:例如,达尔文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学说体系,要比先秦的所有学说更高明、更有说服力,理论也更美观、更理想化,却是魔鬼撒旦大大使用的思想工具,给人类带来了可怕的灾难。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原因,需要深刻探讨。

       2、传统的系统史学、文学诗词、书画艺术、手工制品、音乐舞蹈、饮食服饰、世俗节日、城乡建筑,等等,这些不带宗教和灵性色彩的华夏文明和文化成果,是华人身份的世俗部分,与基督徒的身份并没有冲突。欣赏这些传统文明和文化的基督徒,可以传递继承,甚至发扬光大,尤其需要借鉴蒙古征服之前的中国古代学术的那种求真求实、系统严谨、努力独立于政治影响的精神,以及古代优秀学者的治学风格和个人品格。

 

三、面对中国传统的特殊启示痕迹

      1、《尚书》等先秦和秦汉的文本中“上帝观”信仰及其官方的建制,都可以视为犹太文明或亚里斯多德的哲学,通过“玉石丝绸之路”的传播,对当时中国文明所产生的形而上学的神性影响,但充其量只是高级形态的萨满教。作为儒家和道家的“非者格化”的“天”与“道”,与犹太基督教中“者格化”的“上帝”,是截然不同的概念,且隶属于截然不同的体系。(这是我的学术论点,著有论文《简析中国先秦和汉朝“上帝”观念的理论演化——者格化的“上帝”如何让位于非者格化的“天”和“道”》2020年)

      2、基于挪亚时代大洪水之后巴别塔的人类文明同源论,中国上古直到周朝的文明与犹太文明有交集,而唐宋时期的文化尤其是儒家,则带有基督教(景教)影响的印记。这是本群内的考古学家和国学专家李民举先生的重大学术成果,他已经发表了包括2005年《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基督教残迹漫谈》在内的一系列论文。

     3、注意,这些特殊启示的存在表现形式,属于“碎片式”和“补丁式”,只是一些零散的概念名称和观点陈述,明显是客居在中国古代的这些思想体系中,从而不具备其体系内的融贯(coherent)属性,即缺乏与所在体系的整体兼容性。因此,与犹太基督教特殊启示体系中的类似概念名称和陈述,无法相提并论。试想,即使《古兰经》中有数量可观的、片段式的特殊启示内容,伊斯兰教与犹太基督教仍然互为敌人。也就是说,决定信仰立场的是体系,而不是局部。

 

四、面对1950年代之前的中国繁体字

     1、根据李民举的观点,关于有些汉语繁体字显示了特殊启示痕迹的说法,在学术上无法成立。因为中国的汉字在历史中经过了几次简化,目前所谓的繁体字,是来自宋朝时期的金文。如果多个汉字都有特殊启示的痕迹,则需要找到合理的学术解释。(李民举计划写论文对此进行澄清论证)

     2、最近华人基督徒当中流行的说法——通过书法的方式将繁体“爱”字右旋90度变成了“神”,类似于皮影戏原理,实属牵强附会,热心不得其法。根据李民举,这种繁体字的来源金文,其“爱”字所显示的字义组合是:双手捧出一颗心。

 

五、面对当前的儒家主义

      1、得益于政府的推动,儒家在中国朝野的复辟思潮,可以称为“儒家主义”,并引发了学术界和民间的“国学热”和“传统文化热”,而2004年孔子学院的成立,则是其标志性的开端。这其实与“五四精神”和“文革精神”的政治正确,已经分道扬镳。“儒家主义”正在甚至已经成为一种信仰意识形态,并试图植入宗教精神。

       基于古代传统文明的中国“儒家主义”与欧美的“罗马主义”,本质上同属巴别塔式的人本主义,堪称撒旦的自由主义糖果。这种乌托邦式的左派理想主义思潮,必然结出人性的苦果并导致社会的灾难。例如,2020-2021年美国的政府、社会与教会的糟糕状况,正是二战后“罗马主义”的成功复辟而终于显明的恶果。美国的基督教步欧洲基督教的后尘,已经进入结构性衰败的可悲境地,并在今年达到了高潮。

      2、天主教的宣教士利玛窦(1552-1610)和“五四运动”对儒家等传统文明文化的解构与否定,是合理而深刻的,需要借鉴继承。基督教拥有最完善和最高级的神性文明和人性文明的独立体系,根本不需要来自中国传统文明和当代政治意识形态的补丁。这一类的自由主义和混合主义的宣传,无论出于什么动机,都属于错误教训的酵。

       即使是上帝特殊启示的犹太教传统,耶稣都将其比喻成“旧皮囊”,无法承受“新酒”基督教。对于来自犹太教任何形式的补丁和混合,使徒保罗都坚决拒绝,并不惜为此与使徒彼得反目。

 

六、面对中国大陆背景华人的性情传统

     1、基督徒要继承发扬华人传统的勤奋、好学、吃苦耐劳,崇尚知识美德,敬重教育,重视父母与子女的亲情关系,忠诚于友谊,慷慨、仗义,热衷于理想和灵性的实践追求,等等传统优点。即便如此,也需要谦卑意识到,华人在如今的世界范围内,不论整体文明和个人素质修养,都属于相当落后的民族。

     2、基督徒要摆脱华人的感觉化、情绪化、愚昧的心理思维方式,崇尚理性的头脑、说话重视逻辑和真理性,追求诚实、勇敢、谦卑和爱心,并斩断华人的自私自利、胆小怯懦、撒谎、不讲卫生、不守规则,等等传统劣根,尤其是传统的“阿Q农民性”。(参看我的《中国基督徒的心理更新》2013年)

 

七、华人基督徒、教会和国家的“三化”路线

        1、中国境外尤其是在欧美的中国大陆背景的华人基督徒群体和教会,要摆脱“中国中心论”的思维方式和身份定位,积极融入所在国的主流社会,谦卑学习西方文明和西方人的优秀素质,提高自身的个人生命和群体文明层次,采取刘孝廷教授提出的“海外华人犹太化”的理论模型。

        2、中国境内的基督徒和教会,在接受公民的爱国主义责任的同时,要回避“基督教中国化”的政治路线,而是通过“中国基督教化”的宣教路线,并进一步提倡“中国以色列化”的理论模型——这是对刘孝廷“华人犹太化”理论的应用性发展。

        3、根据上述的“两化”思路,还要在华人基督徒当中倡导“骑士精神”,追求“华人基督徒的精兵化”。

 

结论

        万军之耶和华在《何西阿书》46a警告说:“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使徒保罗在《腓利比书》19-10教导说:“我所祷告的,就是要你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多而又多,使你们能分别是非,作诚实无过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 。”

       在重视祷告、读经、团契的基础上,华人基督徒要热情学习和实践各种真理知识——信仰的知识和世俗的学问,装备自己的头脑,捍卫教会,并增长见识,重视理性、灵性和智慧,融合《旧约》和《新约》的精神,包括“公义和爱”,从而能够分辨出半真半假的学说和思想——这正是撒旦从伊甸园里就开始的欺骗诡计的特征。

        当务之急,华人基督徒要坚决抵制“罗马主义”和“儒家主义”对基督教的自由化侵蚀。让我们坚持以“救主耶稣基督为中心”的唯有《圣经》和唯有教会的原则,保持内心和头脑常在圣灵的权能中,更新对上帝旨意的敏感和敬畏,并离开因信称义的救恩开端,向着成圣的标杆奔跑,享受丰盛的生命,且推进扩张上帝的国度。

       面对中国传统文明和文化的复辟思潮,尤其是“儒家主义”对基督教的挑战,作为愿意承担学术使命的华人基督徒学者,需要为教会和基督徒提供有力的思想武器装备——我将其分类为高层、中层和基层三种理论,这无疑是迫在眉睫的责任。

 

(参看网站:https://www.ccaa2009.com/ YouTube频道:https://bit.ly/3tIbwlF

群主:单传航  20210514日礼拜五

美国靠海边的波士顿地区  字数总计:4160


       有关如何面对中国的传统文明和文化,请参考《教会在中国的未来走向》(2007,作者:小光),第三章的第四部分(125—129页):

四、挣脱中国传统和现行文化的枷锁

       “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得很大。(马太福音724-27

       华人教会的神学需要进行自我反省,需要悔改,这样才有可能成为属灵、属真理的圣洁神学。

       在教会历史中,根据各民族在最初接受基督信仰的表现,以及中国教会中已经出现的现象,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教会神学思想体系的发展过程中,最大的干扰和障碍,是来自传统文化和现行文化对我们思想和思维模式的影响。传统文化对神学的污染,主要是来自传统宗教和文化;现行文化对神学的不良影响,主要是来自信仰意识形态和世俗文化。因此,中国教会和神学的当务之急,是清除这些导致信仰混合现象的不良因素。这种属灵的悔改和澄清工作,需要我们在主基督里面的谦卑,需要自我否定的勇气,主要应该从下列几个方面来进行:

1、清除传统宗教文化的影响

       福音最初传到一个民族,都会有这样的混合现象发生,所谓世间并无新事。因此,学习宣教历史和护教学,能够让我们的眼界开阔,继承许多神学宝贵遗产。尤其是在宣教历史和护教学中已经解决的问题,中国教会就不必再重蹈覆辙了。

       在华人的神学中,有儒教、佛教、道教和民间地方宗教的混合影响,如今受道教某些理论的影响最为严重。那些坚持中国传统宗教文化中有上帝启示的基督徒,主要是使用两种证据。一、认为这些异教经典中有与《圣经》中相似的说法和概念;二、认为在这些异教及其文化中含有上帝的普遍性启示。针对这两个方面的误解,我们需要做如下的学术性澄清。

       首先,仅仅因为有相似之处,就认为是来自同一个上帝的启示,这是以点盖面的错误逻辑方式。例如,最流行的说法是,《道德经》第25章中的就是指的基督,因为这里的论述与《约翰福音》11-3的内容非常相似。事实上,在许多的异教和信仰体系中,你都能看到这种相似的理论,甚至是相同的说法。例如,在印度教的经典之一《薄伽梵歌》(The BhagavadGita,意思是主之歌,是印度三大史诗之一《摩阿婆罗多》(Mahabharata)里的一首长篇哲学颂歌)中,有这样的内容,笔者从英文版本中翻译过来就是:

       在第2章第20节:“……讫哩什那(Krishina)说:他不是生的,也永远不死,他在永恒中,超越过去和未来。讫哩什那是印度教中有位格的

       接下来,在239的内容是:这是散科亚(Sankhya)的智慧——永恒者的异像——现在,聆听瑜伽(Yoga)的智慧吧,因为瑜伽是通往永恒者和从捆绑中得自由的道路。瑜伽在原梵文中的含义是与神联合,瑜伽术是印度教徒修练的方式)

       然后,在第18章第66节,讫哩什那说:到我这里来,相信我。不要依靠你的行为,不要依靠你的清规戒律;把你完全交托给我,我就拯救你。

       因此,印度教徒在接受基督福音真理的初期,倾向于认为讫哩什那指的就是基督。

       在非洲,人们最初接受福音真理的时候,认为他们所崇拜的一位祖先那那Nana),就是基督。[6]

       佛教徒在接受基督福音的时候,也容易认为就是涅槃而去的基督

       甚至,中国独特的气功理论也宣称,耶稣是一位大气功师。

       在伊斯兰教的《古兰经》中,有大量与《圣经》中相同的内容,难道可以说是来自基督教上帝的启示吗?或者你认为,上帝不只有一位?在宣教历史中,基督徒面对穆斯林宣教,最难处理的问题是:《古兰经》中的真主,是和《圣经》中的上帝同一位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穆斯林和基督徒崇拜的是同一位上帝,那我们就不需要向他们宣教了。在西方神学界,已经从纯理性学术的角度解决了这个问题,[7] 这里我们就不再进行详细说明了。

       此外,相比之下,许多手拿基督教《圣经》的异端邪教,岂不就更有理由说他们的理论是来自上帝的启示?

       其次,上帝的普遍性启示,是律法式的,存在于物质世界和人类的心灵和良知中,而不是通过异教启示出来的。《罗马书》214-15中明确说:没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顺着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们虽然没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这是显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们心里,他们是非之心同作见证,并且他们的思念互相较量,或以为是,或以为非。

       有人认为,儒教、佛教、道教甚至共产主义无神论信仰中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是来自上帝的普遍启示,是不可以一概否定的。这样的说法其实是在移花接木。因为在异教或敌基督教的信仰体系中,他们所提到的那些普遍启示,是来自上帝安放在人类共同良知中的普遍启示,而不是上帝通过这个异教或敌基督信仰体系中所表达的普遍启示。这一点需要我们清醒的逻辑和分辨。

       其实,所有的宗教和信仰意识形态体系的背后,要么是圣灵的背景,要么是邪灵的背景。这两种灵界力量都竭力对全人类进行引导和教育,引向天堂或地狱。不管异教理论表面上是多么美好,其实都能从中找出直接抵挡上帝真理的内容。此外,从这些宗教或信仰体系的信徒们在个人生活和人类社会中的行为表现和文明现象,即果实的甜或苦,就可以分辨出来。试想,如果一种宗教和信仰体系中不提倡任何人类良知和公共道德的内容,那么就不可能被人们所接受。这些异教和敌基督信仰体系的创始人及其背后的魔鬼邪灵并不傻,所以,就采用半真半假的理论来欺骗世人。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圣经》反复强调基督教特殊启示的唯一性,因为凡是关于耶稣基督的启示,都属于特殊启示。《使徒行传》412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如果我们承认《圣经》作为上帝特殊启示的唯一性和绝对权威性,就容易得出正确的结论,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以弗所书4:14

       和物质世界中的真理一样,属灵的真理也是严格而规律的,具有唯一性,因此决定了排它性。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

       除了澄清上述的思想观点之外,我们还需要努力清除传统宗教文化在中国人头脑中培植起来的、根深蒂固的感性思维模式。

       华人教会中的神学家需要悔改、教会领袖需要悔改、包括笔者在内的所有信徒需要悔改,反思在我们的神学和信仰教导中属灵混合的污秽。我们要象那位在圣殿中祷告的税吏,不是努力为自己辩解,而是捶着胸说:上帝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路加福音18:13

2、清除现行无神论文化的影响

       共产主义的中国政府在过去的50多年里,用无神论的唯物主义思想对中国人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全民洗脑运动,并形成了本地化的中国特色的共产主义文化。共产主义从本质上是和中国传统儒教思想相通的,都是提倡一种完美的社会制度模式,并且不谈神鬼,却将个别人神化,因此共产主义的幽灵在全世界游荡之后,只有在中国和朝鲜找到了真正的家。值得警惕的是,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政府为了强化统治,正在竭力弘扬儒教思想,形成儒教特色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最近几年,在弘扬复兴儒教国学的口号下,共产主义在中国与儒教频频亲嘴。例如,近两年和谐社会的口号,就是典型的儒教思想特色。

       我们在前面提到,共产主义式的这种全民洗脑运动,给全体中国人补了一堂希腊哲学的功课,激活了中国人的理性思维模式,对于福音真理和神学思想的接受是甚好的预备。但是,我们也不可忽视,其中根深蒂固的无神论核心思想,对于中国人接受福音是最大的绊脚之石。即使对于已经接受福音的中国基督徒来说,这种无神论的思维标准和模式,仍然严重干扰基督徒神学思想的建立和成熟。因此,我们要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进行纠正:

(参看全文,请点击下列链接:https://www.ccaa2009.com/2012/08/blog-post_767.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