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4日星期五

单传航:《新疆基督教史》连载(后记、尾声、参考资料)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 www.ccta2009.org    2013年06月14日

后记:西域史卷,谁主沉浮?

新疆地区的历史是一部争夺史。综合而论,新疆的历史首先是一部宗教史,然后才是民族史,最后才是政治史和军事史。

如同世界许多地区的历史,新疆地区的历史是被反复割裂、破碎的,是人类鲜血、苦难、文明、奋斗汇成的历史诗篇,是少有爱情和宽容、多有仇恨和屠杀、却又不断追求希望而构成的历史哲学。新疆作为欧亚大陆文明碰撞的板块,许多不同的种族和民族在这里厮杀,为了生存、繁荣、民族的荣誉、国家的利益、宗教的神圣、商业的利润,或迁徙、逃亡,或征服、联盟,或融合、消亡,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直到如今。

在这条由古代高加索—印欧游牧民族最早用快马利箭厮杀出来的丝绸古道上,不同的民族来来往往,无一例外地迷恋上了这片美丽奇特的土地。欧洲人、波斯人、希腊人、维吾尔人、西藏人、蒙古人、汉族人,都曾经在这个地区扮演过历史的角色。他们当中,包括这个地区最初的主人——高加索印欧白种人,有的已经被遗忘在历史的长河中、或者消失在浩瀚的沙漠中,有的则生生不息,并最终一同进入21世纪的全球化世界文明。只是,争斗并没有停止。如今,尽管强势的汉族群体已经宣告主权达250年,维吾尔人仍然没有放弃对这块土地的争夺,虽然得胜的希望渺茫。

1、谁的大夏?谁的西域?谁的东突?谁的新疆?

单传航:《新疆基督教史》连载(第四章)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   www.ccta2009.org    2013年06月14日

第四章、20世纪中后期的新疆基督教历史

20世纪中后期,是中国发生历史巨变的时期。这个历史阶段,作为中国本土的汉族教会和基督徒,在西方宣教士被迫离开新疆后,在圣灵的督促和带领下,开始担负起在新疆的宣教使命,并终于在新疆许多地方建立起强有力的教会。

1940年代末,来自云南的邮电局长基督徒李开焕牧师和妻子翟明霞,来自山东潍县乐道灵修院的华北神学院的部分师生所组成的“西北灵工团”,和来自西北圣经学院师生组成的“遍传福音团”,共同开创并谱写了在新疆的现代宣教进行曲第二乐章。在这次宣教的壮举中,汉族的女性宣教士们,扮演了先锋和使徒的伟大角色。在半个多世纪的宣教工作中,在乌鲁木齐和其它一些地方,建立了相当有活力的汉族教会。和那些西方宣教士们一样,这些汉族宣教士们忍受艰难和危险,承受政府残酷的逼迫,持守上帝的呼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牺牲,终于将教会栽种在这块土地上长达60多年。

这是自蒙古帝国时代以来,基督教会在新疆历史中最为繁荣的时期。尽管这些汉族宣教士的初始动机是向以维吾尔族为首的突厥穆斯林民族宣教,但其主要的宣教成果却是在汉族人当中。而因为汉族是新疆的强势社会族群,如今,基督教已经成为新疆社会中不可忽视的社会力量。

这些汉族宣教士和团体的出现,成就了西方宣教士们未了的心愿,就如同天国道路上的接力赛,汉族教会从此开始在新疆的戈壁滩上奔跑,并希望完成这最后一棒的完美冲刺。

一、宣教进行曲第二乐章奏响

上一章中提到过,近现代教会在北疆乌鲁木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76年(清朝光绪二年),也就是在瑞典宣教士进入南疆喀什噶尔之前16年,英国圣经公会兼皇家地理学会的亨利·兰斯德尔(Henry Landsdell)博士和英国内地会在上海设立的对华宣教总会所派出的乔治·帕克(George Parker)率先进入新疆,在全省范围考察、巡回发放和销售基督教读物。1905年,内地会差派胡敬洁牧师(乔治·航特)来新疆宣教并设立宣教站。他在迪化(乌鲁木齐)设立福音堂,有信徒大约20人;1914年,内地教会又差派自告奋勇的马牧师(即马尔昌,泊斯·马瑟)前来增援,参与教会管理,教会人数增加,包括多个民族。[1] 1932年,内地会派巴富羲大夫(爱弥尔·费西尔巴凯医生)在内的六位年轻宣教士前来增援。

单传航:《新疆基督教史》连载(第三章)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 www.ccta2009.org    2013年06月14日

第三章、19世纪末—20世纪上半叶的新疆基督教历史(1888-1938

人们有理由认为,16世纪(1529年明朝退出哈密)至19世纪末这一段时期,新疆地区的基督教已经消失。迄今为止,也没有发现直接的证据来支持或反驳这种认识。但是,1759年后的新疆地区,伊斯兰教成为统治性宗教,基督教、佛和喇嘛教等其它宗教基本上消失,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同时这也是伊斯兰教的文化、政治和社会的典型特征所决定的。

本章所介绍的新疆基督教的历史片断,可以称为是瑞典“圣约宣教教会”(Mission Covenant Church)和“英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在新疆的宣教历史。其中,瑞典人的宣教工作在新疆南部取得了辉煌的成功。从1892年开始,直到1938年最后三位宣教士被迫离开,[1] 这个教会所派出的宣教士,在新疆西南部的喀什噶尔地区前仆后继地工作了46年,带领300多名当地的突厥人成为基督徒,并建立了第一个突厥人的教会,培养了30多位当地的突厥和汉族教会工作者,还出现了一位名叫阿里的维吾尔族布道家。“英国内地会” 是最早进入新疆的宣教团体,主要是在新疆东偏北部的乌鲁木齐地区从事宣教工作。自1876年英国圣经公会兼皇家地理学会的亨利·兰斯德尔(Henry Lansdell)博士和内地会的乔治·帕克(George Parker中文名字:巴格道)进入新疆宣教开始,[2] 直到1938年内地会驻乌鲁木齐办事处的最后三位英国宣教士被驱逐,整整半个世纪,宣教工作缓慢而艰难,但是也有相当的成就。此外,在1886年,比瑞典人早六年,比英国人晚10年,荷兰和波兰天主教的宣教士就来到喀什噶尔宣教,但是因为资料有限,包括天主教在乌鲁木齐等北疆地区的宣教,就不在本章中介绍了。[3]

当这些欧洲宣教士来到这片土地上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些祖先同胞,那些与西北欧人同源的雅利安—印欧游牧民族,曾经是这块土地上的主人,并且他们在南疆的主导势力,一直持续到公元九世纪之后突厥化的初期。只是,这一次欧洲人带来的不是快马和利箭,而是耶稣基督的福音,以及早已成为欧洲定居民族的现代文明。

在我们掀开这段宣教历史之前,有必要对那个时期新疆的背景情况进行简要的介绍。

一、新疆的相应时代背景介绍

前面提到过,清朝中国政府在消灭准噶尔蒙古帝国之后,于1759年7月(乾隆二十四年)全面占领新疆,将这一地区纳入中国的版图。

单传航:《新疆基督教史》连载(第二章)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 www.ccta2009.org    2013年06月14日

第二章、19世纪前的新疆基督教历史概况

19世纪前基督教在新疆地区的传播,最早的记载可以追溯到公元6世纪上半叶。在这个漫长的历史阶段中,基督教主要是以景教的方式在新疆地区传播,并在东叙利亚教会(景教总会)的遥控管辖之下,向东以新疆地区为前沿,辐射整个西、中蒙古草原和中国北方地区(东至北京,南至黄河流域)。期间,高度文明的突厥民族是景教的主要信仰群体,并经历了初期传播(6世纪上半叶—556年);西突厥汗国·中国唐朝·吐蕃时代(552-751-840)的稳定发展;东西回鹘汗国时期(840-1130)在伊斯兰教势力扩张下的大规模发展;西辽时期(1130-1218)的维持和生存;蒙古帝国时期(1206-1368)的繁荣与复兴,这五个主要的历史阶段。

蒙古帝国时期,不仅新疆地区,在整个帝国范围内,包括元朝中国,由于蒙古皇室的影响,景教都出现兴盛的局面;而维吾尔族景教徒马考斯担任世界景教总主教期间,更是将整个景教历史推至高潮。这个时期,也有少量的天主教在新疆西北部地区传播。至14世纪末,新疆地区被蒙古东察合台汗国全面伊斯兰教化。16世纪初,中国明朝势力退出新疆东部,新疆北部在准噶尔帝国蒙古人当中,盛行喇嘛黄教。18世纪中叶,当满清中国消灭准噶尔人占领新疆后,除了伊斯兰教,已经没有任何其它宗教在这个地区公开存在了。

在探讨这个地区的基督教历史之前,需要首先介绍一下景教的来源。

一、景教介绍

由于“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在中国和亚洲基督教历史中的重要地位,我们需要首先探讨景教在当时中原的发展历史,然后再探讨在新疆地区发展的历史。同时也因为,景教在中国的流行,主要是以首都长安(西安)为中心,而长安作为国际都市,也成为漠北蒙古草原的游牧民族接受景教和其它外来宗教的窗口;后来,一些当中有景教徒的突厥和蒙古民族进入新疆地区,强化了这个地区既存已久的景教。需要注意的是,新疆地区的景教,是大西域地区景教教区的宣教结果;而长安的景教,可以看作是景教势力范围从新疆地区向东亚扩张的结果。

单传航:《新疆基督教史》连载(第一章)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 www.ccta2009.org    2013年06月14日

第一章、新疆地区历史概况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Uyghur, Uighur),简称新疆(意思是新的疆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大的一个省区。这里地处中亚边缘,如同“一个四通八达的十字路口”[1],在历史中是多种族、多宗教和多文化的汇集之地,自古以来就充满了神秘和危险的色彩。在蒙古帝国元朝之前,陆地丝绸之路[2] 是东亚—中国与西亚—罗马连接的主要交通纽带,而新疆地区则是东亚特别是中国,与中亚之间往来的必经门户,属于宗教传播、商业往来、文化交流,以及政治和军事碰撞的过渡地带。

新疆,位于亚欧大陆中部,中国西北地区,地处东经73º 40'~96º 23',北纬34º 25'~49º 10'之间,面积166万多平方公里,[3] 相当于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面积总和。[4] 新疆的东南面与中国的甘肃省、青海省、西藏自治区为邻,从东北到西南,分别与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Mongolia, Russia, Kazakhstan, Kyrgyzstan, Tajikistan, Afghanistan, Pakistan, India)这八个国家接壤。全省的国界线长达5400公里。[5]

新疆的地理面貌独特,有河流、湖泊、山脉、冰川,还有沙漠、绿洲、戈壁,自然景观壮丽而迷人。新疆著名的地理特征是“三山夹两盆”,即最北端的阿尔泰山,山之南是准噶尔盆地;中部的是天山,山之南是塔里木盆地;南部的昆仑山。其中在准噶尔盆地里,有古尔班通古特沙漠(Gurbantunggut Desert);而塔里木盆地则有中国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习惯上,人们将天上以北的地区成为北疆,天山以南的地区成为南疆。天山山脉东段的地区成为东疆。[6] 如今,北疆是相对富饶发达的地区,包括“塞外江南”伊犁地区,以及首府乌鲁木齐市(古准噶尔蒙古语,意思是“优美的牧场”;唐贞观22年·公元648年,唐朝政府在距今乌鲁木齐以南10公里处设置轮台城,即今乌拉泊,具体位置有争议,是当时丝绸之路新疆北道上唯一的收税、管理和供给城 [7])。而南疆地区,尽管沙漠中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绿洲上的经济和文化却十分落后。

本章主要介绍新疆地区的宗族—民族历史、维吾尔民族和宗教历史,以作为必要的宏观框架和平台,来衬托和深化本书的主题:基督教在新疆地区的历史。

clip_image002

(图1-1 北疆天山的赛里木湖,出自贾丛江的《新疆旅游》第23页)

单传航:《新疆基督教史》连载(简介、目录、序言,等)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  www.ccta2009.org    2013年06月14日XJ History 7X10_whole Cover 2011-03

《新疆基督教史——兼地区简史》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in Xinjiang, China - With a Brief History of Xinjiang
作者:单传航        
购买链接: https://www.createspace.com/3636117
http://www.amazon.com/Xin-Jiang-Jiao-Chinese-Edition/dp/1463623879/ref=sr_1_2?ie=UTF8&qid=1345947799&sr=8-2&keywords=mark+chuanhang+shan

作者简介: 出生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美丽的天山谷地—伊犁河畔,并在新疆生活过20多年。目前正在美国攻读文科博士学位。电子邮件: shanchuanhang@gmail.com

内容简介: 
       中国境内西北的新疆地区的历史是一部动乱史。简而言之,新疆地区的历史首先是一部宗教史,然后才是民族史,以及两者所导致的政治和军事斗争史。 
       在这条由古代高加索—印欧游牧民族最早用快马利箭厮杀出来的丝绸古道上,不同的民族来来往往,无一例外地迷恋上了这片美丽奇特的广袤土地。欧洲人、波斯人、希腊人、维吾尔人、西藏人、蒙古人、汉族人,都曾经在这个地区扮演过历史的角色。他们当中,包括这个地区最初的主人——高加索印欧白种人,有的已经被遗忘在历史的长河中、或者消失在浩瀚的沙漠中,有的则生生不息,并最终一同进入21世纪的全球化世界文明。只是,争斗并没有停止。
        在这段漫长的历史中,不同的宗教也在这个地区盛行衰落,包括公元前五世纪的琐罗亚斯德教(火祆教)、公元前一世纪的佛教、七世纪的摩尼教、十世纪的伊斯兰教、十七世纪的西藏喇嘛黄教,以及1949年之后的共产主义。
        自公元5世纪,基督教就开始在这个地区传播,并在中亚地区和蒙古—俄罗斯大草原上的一些游牧民族当中繁荣。在蒙古帝国时代,维吾尔族高度发达的基督教文明,影响了整个东亚、中亚、西亚,甚至欧洲。
        让我们掀开这幅宏伟壮丽的传奇历史画卷,并反思如何才能给今天的新疆带来公义与和平。   








 
鸣谢
引言 / 1
序言 / 2
绪论 / 3
第一章、新疆地区历史概况 / 7
一、新疆地区民族史 / 13
1、新疆地区的外高加索外伊朗外希腊时代 (公元前1800公元后1世纪) / 14
2、新疆地区的突厥时代(公元前177公元1130年) / 27
1 新疆北部的匈奴时期(公元前177公元5世纪上半叶) / 27
2 新疆的嚈哒人时期(公元5世纪上半叶公元565年) / 29
3 西突厥汗国中国唐朝葛逻禄·吐蕃时期(公元552751840年) / 31
4 东、西回鹘汗国时期(维吾尔族的时代)(公元8401130年) / 33
3、新疆地区的蒙古时代(公元11301759年) / 38
1)西辽契丹时期(公元1130-1218年) / 38
2)蒙古帝国时期(公元12061250年) / 40
3)察合台汗国时期(公元12501514年) / 42
4)叶尔羌汗国时期(公元15141680年) / 46
5)准噶尔帝国时期(公元16341759年) / 46
4、新疆地区的汉族时代(公元1759——2009年) / 49
1)满族中国清朝时期(公元17591912年) / 49
2)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汉族中国时期(公元1912至今) / 50
二、维吾尔族简介 / 52
1、维吾尔族的起源和发展史 / 53
2、维吾尔语书写文的演化史 / 57
三、新疆地区民族演化史的结局和人类学话题 / 60
1、匈奴突厥维吾尔族的人种特征 / 61
2、古代印欧民族与华夏民族之间的文明交流 / 66
3、古代高加索白种印欧民族在中国的混血后代 / 67
4、维吾尔族人与土耳其人之间的关系 / 68
四、新疆地区宗教历史简介 / 74
1、火祆教(琐罗亚斯德教)传入新疆地区 / 74
2、佛教传入新疆地区 / 76
3、摩尼教传入新疆地区 / 78
4、伊斯兰教在新疆地区的传播 / 81
本章小结:回顾历史 / 86
第二章、19世纪前的新疆基督教历史概况 / 95
一、景教介绍 / 95
1、景教传入中国 / 96
2、景教的来源——涅斯多留基督教派 / 99
3、唐朝景教对漠北民族的影响 / 102
二、景教在新疆地区的传播 / 104
1、早期的传播 / 106
2、西突厥汗国中国唐朝葛逻禄·吐蕃时期(公元552-751-840年)的新疆景教 / 108
3、东、西回鹘汗国时期(维吾尔族的时代 公元8401130年)的新疆景教 / 112
4、西辽契丹时期(1130-1218年)的新疆景教 / 117
5、蒙古帝国时期的新疆景教(也里可温教)和天主教(公元12091392年)
/ 122
6、蒙元之后新疆地区基督教的衰亡 / 132
第三章、19世纪末20世纪上半叶的新疆基督教历史1888-1938 / 135
一、新疆的相应时代背景介绍 / 136
二、一位土耳其基督徒的使命 / 139
三、瑞典宣教士在新疆喀什噶尔地区的成功 / 146
1、播种阶段 / 146
2、收获的季节 / 148
四、暴风雨的到来 / 151
五、南疆维吾尔族教会和基督徒的前后情况 / 156
六、英国内地会在新疆乌鲁木齐的宣教情况和突出人物/ 161
1、乔治·航特先生的传奇 / 162
2、三位女杰:盖群英、冯贵石、冯贵珠 / 167
3、巴富羲医生的故事 / 172
4、茫茫戈壁滩,你何时才能涌出江河! / 179
七、宣教进行曲第一乐章结束 / 183
第四章、20世纪中后期的新疆基督教历史 / 187
一、宣教进行曲第二乐章奏响 / 187
1、三区革命:杀回灭汉 / 189
2、新疆中华基督教会的建立 / 191
3、遍传福音团 / 193
异像:福音传回耶路撒冷 / 194
遍传福音团的宣教旅程 / 197
4、西北灵工团 / 199
异像:福音传回耶路撒冷 / 200
西北灵工团在新疆的宣教事迹 / 201
天国的绿洲——哈密 / 203
二、红色风暴 / 207
1、西北灵工团的遭遇 / 208
2、遍传福音团的遭遇 / 210
3、新疆中华基督教会的遭遇 / 210
三、宣教进行曲第三乐章 / 214
1、寒冬已过,风雪未止 / 214
2、沙漠开出江河 / 215
后记:西域史卷,谁主沉浮? / 221
1、谁的大夏?谁的西域?谁的东突?谁的新疆? / 221
2、戈壁、沙漠、绿洲和山川,天国在哪里? / 226
3、喀什噶尔和耶路撒冷,有何相干? / 231
尾声 / 234
结语 / 237
本书参考资料目录
一、汉文参考资料目录 / 238
二、英文参考资料目录 / 240
三、音像和口述参考资料目录 / 243
四、网络参考资料目录 / 244
封面插图:单路加


鸣谢
感谢并纪念在美国的赵天恩牧师(已故)、黄一匡长老、Timothy Tennent教授,Gwenfair Walters Adams教授(女),对这本书写作的鼓励。
感谢为这本书的写作提供部分宝贵资料和图片的,加拿大的Gordon Black(郭德)先生(第三章),台湾的张怡臻小姐(丝绸之路音乐人),北京的李铭先生(资深律师),新疆乌鲁木齐市明德路教会的路加先生(第四章),以及乌鲁木齐市的周恒先生(第四章),等人。
在此声明:本书所持的宗教、政治和文化立场,与上述人员无关。
感谢其他许多人对笔者的鼓励和帮助。
感谢圣灵的规正工作。

引言
自公元前2世纪,蒙古草原的匈奴突厥人,在亚欧大草原和丝绸之路上驰骋游牧,靠着快马利箭,注定了对东西方世界的民族身份史和区域史的影响。
从公元后1世纪,叙利亚的安提阿教会在使徒保罗时代,就开始向罗马欧洲和亚洲派出宣教士,靠着基督耶稣的福音,注定了对东西方世界精神文化史的影响。
这样,上古时代的幼发拉底底格里斯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苏美文明,其民族和文化的东西南北大扩散,在后来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通过匈奴突厥人和安提阿教会的历史角色,又在东西方向上,主要沿着丝绸之路,进行了冲突式的文明回流。
请翻开本书中关于这幅宏伟历史画卷中的一小页,并请宽恕对希腊罗马文明史、非洲和美洲文明史的必要忽略。
——单传航·2009年感恩节·波士顿

序言
新疆地区[1] 的历史是一部动乱史。简而言之,新疆地区的历史首先是一部宗教史,然后才是民族史,以及两者所导致的政治和军事斗争史。
新疆地区的民族史和宗教史漫长而复杂。在古代称为西域的这个地区,多种宗教在中亚诸民族的生存史中交织发展和较量,就如同历史中欧亚大陆的定居民族与游牧民族在这里进行的军事和政治斗争,以及他们的不同文明在这里的碰撞和融合。作为新疆地区的基督教历史,不仅与基督教在中国的历史息息相关,一脉相承,同时也是中亚基督教历史的缩影折射。长期以来,基督教在这个地区的发展历史被人们所忽略,或者因为其它视角的历史性研究而被遮盖。然而,这却增加了我们需要知道这段珍贵历史的迫切性和热情。
在研究新疆基督教史和地区史背景的过程中,有一点是需要明确的,那就是,从学术的角度出发,必须要以新疆为中心,看待这个地区的历史以及东亚、中亚和西亚的历史。另外,由于本书不可避免地触及到这个地区的历史、政治、宗教、种族心理和国家情绪方面,等等错综复杂的敏感点,因此在写作的过程中,笔者尽量从学术和中立的角度来研究和叙述历史真相,并竭力摆脱自身种族身份的偏见性干扰,同时,尊重采纳一些重要参考资料的写作角度和表达方式;在无法回避立场表达的时候,笔者选择站在基督教的一边。
最后,还需要声明的是,尽管本书的主题是基督教在新疆地区的历史,但是由于必须涉及到大量的背景探讨,其中地区历史的介绍和研究结果(尤其是第一章的内容),可能会在无意中动摇甚至解构这个地区的许多民族——包括维吾尔族和汉族在内的——由民间、官方和学术界早已定论和公认的历史、种族、文化、信仰、社会和政治等方面的、既定而敏感的族群和个人的身份意识和心理。这一点,并非作者的直接意图和兴趣。追求和描述历史的真理和真相,促进这个地区的公义、爱与和平,才是本书力求的宗旨。
此外,本书竭力避免针对任何民族和国家的批评,而是针对某些民族或国家的文化,特别是信仰意识形态中的错误部分,从普世伦理价值观的角度进行评论,并毫不掩饰地提倡基督教文明。








[1] “新疆”这个名称是1759年由清朝中国政府命名的,本文中出现的“新疆”或者“新疆地区”,并非强调省份含义,而是指与古时大致相对应的地区,是一个不精确的范围。此外,“北疆”是指新疆天山以北地区,“南疆”是指天山以南地区,“东疆”是指天山东部尾端周围的地区,与甘肃省和青海省接邻。
 
绪论
西域(包括新疆地区)的历史,是印欧人、波斯人、希腊人、突厥人、蒙古人和汉族人争夺的政治军事历史,更是宗教势力反复争夺易位的历史。这部令人惊奇的复杂历史和故事,主要是沿着丝绸之路演绎的。
新疆地区是丝绸之路的枢纽,连接东亚和中亚的咽喉,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根据历史资料的综合信息可知,站在东亚的角度上,丝绸之路是从中国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出发,经过甘肃省的张掖市和酒泉市,从敦煌市以西的玉门关、阳关开始分道,进入新疆境内被天山山脉分为南北两条线路。
其中北线是从天山以北,沿准噶尔盆地(Zhungarian Basin)下缘的别失八里(Beshbaligh,汉语是庭州,今乌鲁木齐附近的吉木萨尔,‘八里’是突厥语中的‘城’)西行,在今新疆西北边境地区经过伊犁河上游的阿力麻里城(Alimalik今伊宁市附近的霍城县境内。伊宁市原名伊犁市Ili,维语是呼勒佳Ghulja,旧的拼写方式Kuldja,),顺着伊犁河谷—伊塞克湖(Issyk Kul今吉尔吉斯境内)方向经过巴拉沙衮(Balasagun今吉尔吉斯境内的托克马克)进入中亚、西亚、波斯、小亚细亚,最后到达欧洲。[1]
而南线又被新疆南部的塔克拉玛干沙漠(Taklimakan Desert即塔里木盆地Tarim Basin)分为南北两道,在今新疆西南边境的喀什噶尔市(Kashgar简称喀什)汇合,然后穿越帕米尔高原(Pamir古汉语称葱岭)进入印度,或向西进入中、西亚地区,然后经波斯地区和小亚细亚,最后延伸至欧洲的罗马帝国。[2] 中国南朝(公元420-589)历史学家范晔(Fan-ye公元398-445)所著的《后汉书·西域传》,说明的就是这条线路:
“自玉门、阳关出西域有两道:从鄯善傍南山北,波河西行至莎车,为南道;南道西逾则出大月氏(阿姆河流域)、安息(今伊朗)。自车师前王庭(或姑师,今善鄯—吐鲁番地区)随北山波河西行至疏勒,为北道;北道西逾葱岭(帕米尔高原)出大宛(费尔干纳)、康居(撒马尔罕)、奄葵(咸海一带)焉。”[3]
clip_image002[4]
(插图出自田卫疆的《新疆历史》第6页)
从地理上来看,范晔的描述并不精确,但总体上是说明了,南线丝绸之路又被塔里木盆地分为南北两线,然后在进入帕米尔高原之前汇合。
严格地说,真正意义上的丝绸之路是指的南线(即天山以南的两条线路),而北线是在蒙元时期才开始繁荣的一条欧亚草原大道。
[4] 根据公元一世纪马其顿(Macedonian)的商人,马耶·提梯亚诺斯(Maes Titianos),他的经纪人的记录,从西亚的角度所描述的丝绸之路是这样的:
从罗马帝国叙利亚(Syria)省的首府安提阿(Antioch,中国古书称之为安都[5])出发,在谢拉波利(Hierapolis/ Menbij)渡过幼发拉底河(Euphrates),进入当时的帕提亚帝国(Parthian古波斯地区),然后经过艾克拔塔尼(Ecbatana;哈马丹Hamadan),再经过今印度德黑兰(Teheran)附近的拉格(Rhagae)或雷依(Rai),海加顿费洛斯(Hecatompylos)和马鲁(Merv),直达巴克特利亚地区(Bactria,中国古书称之为大夏)的巴尔赫城(Balkh)。然后,丝绸之路开始进入帕米尔(Pamirs)高原的克兹尔河谷(Kyzyl-Su),随后进入喀什噶尔(Kashgar)河谷。从喀什噶尔开始,丝绸之路分为南北两路,北路是沿着库车(Kucha)、喀喇沙尔(Kara Shahr,今焉耆)、楼兰(Loulan,今罗布泊湖西北部),到敦煌(DunHuang),最后是玉门关(Jade Gate);南路则从沿着塔里木盆地的下缘,经过叶尔羌(Yarkand)(汉语是莎车)、于阗(Khotan)(今汉语的和田)、尼雅(Niya精绝国)、楼兰国的米兰(Miran),然后汇合于今甘肃省的敦煌,抵玉门关。之后,丝绸之路进入今甘肃省的酒泉和张掖,直达长安城(丝绸之都,今陕西省会西安市),或者达到河南省洛阳府。
由以上可知,丝绸之路和欧亚大道是在新疆境内的南北两条商业干道。南疆的喀什(喀什噶尔的简称)是南线干道的重镇,北疆的伊犁(今伊宁市)是北线干道的重镇;这两个重要门户,也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新疆目前是中国伊斯兰教人口最多的地区,1千100万突厥(Turks)多民族穆斯林人口,[6] 与之相对的是以无神论信仰为主的1千万汉族人口。
许多人来到新疆,就仿佛看到了中亚的缩影;同时,却发现这一地区是陌生而相当复杂的,可以参考的书籍也不多。1927年5月12日,美国的女旅行家艾莉诺尔·拉提莫女士(Eleanor Holgate Lattimore)和丈夫欧文(Owen Lattimore)来到新疆乌鲁木齐,她是这样写道的:
“乌鲁木齐的悠久历史引起了我们浓厚的兴趣,为此我阅读了所有能够搞到的有限历史书籍。让我震惊的是,整个北部突厥斯坦(北疆)的历史,是那些在中亚掠夺和定居的民族,一波又一波地横扫这个地区的血腥历史。” [7]
历史中,包括琐罗亚斯德教(火祆教)、佛教、基督教、摩尼教、伊斯兰教,都是从丝绸之路,途经新疆地区传入中国等东亚地区。这些宗教也都在新疆传播并扮演了历史角色,它们有时容忍并存,有时互相斗争,此伏彼起。
本书的宗旨在于,忠实地书写新疆的基督教史和地区史背景。由于新疆的历史中充满了无数血腥的战争和种族屠杀,以及浩瀚的沙漠和戈壁对人类的挑战 ,许多历史事件已经永远被埋葬在古城的废墟或沙漠中。因此,本文只能通过史海沉钓,利用有限的资料,简要地描绘出新疆的民族史和基督教史的宏观框架,并为学术界在未来进行深入细节性的研究,提供一个清晰的框架性基础。
希望本书能够为学术界和教会界提供准确的历史资料,在理清这个地区复杂的民族史和宗教史的基础上,了解基督教及其文明在这个特殊地区古往今来的变迁和影响,从而更好地分析理解这个地区的族群文明现状和基督教现状,以及基督教在这里将会或者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在本书中,第一章的新疆地方史,分为四个主要的历史时期:外高加索—外伊朗—外希腊时代、突厥时代、蒙古时代和汉族时代。此外,还将在第一章中介绍新疆的民族史、宗教史和文化背景,特别是火祆教(琐罗亚斯德教)、佛教、摩尼教、伊斯兰教在新疆的历史情况和现状。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内容,是研究新疆基督教历史所必需了解的背景。
基督教在新疆地区的历史主要分为三个阶段:(1)19世纪之前新疆地区的基督教(第二章);(2)19世纪末—20世纪上半叶新疆地区的基督教(第三章),这部分内容比较详细;(3)20世纪中后期的新疆基督教(第四章),这一部分内容最为详细。还需要说明的一点是,由于这个地区民族、地理和宗教的复杂性和多样性,以及许多名称的历史变迁和中外不同的版本,本书中对于某些名称,会在书中不断重复出现和解释,以加深读者的印象,尽可能获得整全和融汇贯通的知识体系。
如今,站在新疆这片广阔壮美的土地上,人们仿佛还能听到历史的回声。2100多年前,强大的印欧人、匈奴人和汉族人在这个地区争斗角逐,金戈铁马,烽火狼烟;以及1400多年前,那些执拗的涅斯多留派教会(Nestorian Church)的宣教士们,在丝绸古道上向东方旅行,要将耶稣基督拯救人类的福音,传到世界的尽头。



[1] 勒内·格鲁塞(Rene Grousset):《草原帝国》(The Empire of the Steppes: a History of Central Asia), 译者:黎荔、冯京瑶、李丹丹,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北京朝阳区东土城路乙9号,2004年4月第2次印刷,第256页。
[2] 同上,第2页,第47-48页。
[3] 田卫疆:《新疆历史》,五洲传播出版社出版发行,北京北三环中路31号,2001年8月第1版第1次印刷,第16-17页。
[4] 本段参考勒内·格鲁塞:《草原帝国》,第48页。
[5] 朱谦之:《中国景教》,人民出版社,北京朝阳门内大街166号;北京新魏印刷厂印刷,1993年5月第1版,1998年5月北京第2次印刷,第28页。
[6] 厉声主编:《中国新疆历史与现状》,新疆人民出版社,乌鲁木齐市解放南路348号,2003年8月第2版,2003年8月第1次印刷,根据“引言”第5、6页的数据计算得出。
[7] Eleanor Holgate Lattimore, Turkestan Reunion, (Kodansha America, Inc.: New York,1994), first published in 1934 by John Day Company, New York, 第127-128页。


( 转载请注明: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  www.ccta2009.org )

点击这里阅读其它章节:
第一章、新疆地区历史概况
第二章、19世纪前的新疆基督教历史概况
第三章、19世纪末—20世纪上半叶的新疆基督教历史(1888-1938)
第四章、20世纪中后期的新疆基督教历史
后记、尾声、参考资料